法制晚報訊(記者 黎史翔)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弗里德曼曾這樣說,“我們目前生活在兩個‘超級大國’之間,一個是美國,一個就是穆迪,美國可以用炸彈摧毀一個國家,穆迪可以用評級毀滅一個國家。相信我,有時說不清楚,這兩者誰的權力更大。”
  西方三大評級機構(標準普爾、穆迪、惠譽)壟斷全球96%的信用評級市場,但也因對部分國家存在偏見以致評級扭曲而備受詬病。
  俄羅斯財長西盧安諾夫近期訪華時稱,俄羅斯已與中國達成協議,將攜手創建一家聯合信用評級機構。23日,世界信用評級集團國際顧問理事會在北京宣告成立,法國前總理德維爾潘、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等多位各國前政要討論在亞洲推動新型信用評級體系。
  中俄為何在評級機構構想上一拍即合?兩國合作又能否打破西方評級機構壟斷?今晨,《法制晚報》記者專訪了俄方參與者——俄羅斯信用評級公司首席執行官亞歷山大·扎伊採夫。
  走向聯手一場次貸危機暴露西方評級機構偏見
  FW(法制晚報):中俄為何要聯合組建評級機構?
  扎伊採夫:2008年美國出現的次貸危機和像雷曼兄弟這樣的機構倒閉,揭示了金融領域以及世界經濟中存在嚴重的無法量化的風險,投資者因此需要更多的來自風險管理方面的信息。
  此外,這場危機也重新審視了主導全球以及本地市場評級機構的表現是否得當。很顯然,這些評級機構的評級方法和途徑往往是扭曲的,因為他們對於發展中國家存在先入為主的看法,並不能全面地反映世界經濟的實際發展情況。
  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中俄聯合建立這樣的一個評級機構,希望發展一種獨立、透明、公正的評估標準,真正地判斷和衡量全球和當地經濟情況。
  FW:中俄所建立的評級機構,與西方三大評級機構有何不同?
  扎伊採夫:早前,由中國、美國和俄羅斯的三家獨立評級機構聯合發起成立組建的“世界信用評級集團”就是我們做的一次最初嘗試。“世界信用評級集團”的基本工作原理採取的是一種更為“包容”的方法,其中一方面是我們所稱的“雙評級”系統。
  在這一系統中,我們與當地的合作伙伴機構合作,借助對當地經濟有更深入瞭解的機構的分析,得出更為公正的分析。這種做法也避免了評級中存在的過於泛化和出現政治文化偏見等問題。也就是說,它確保了一個更為公正、獨立和透明的評估。這樣的評估是值得國際投資者採用的。
  FW:全球信用評級哪些變化有利於中俄信用評級走向國際?
  扎伊採夫:中俄組建的評級機構是受經濟因素驅動,而不是政治。我們可以看到,對於快速發展的經濟體的評級數量份額呈上漲的趨勢,與此同時,這一數字在發達經濟體中卻呈現下滑趨勢。2010年,幾乎65%的評級被分配到美國、德國、英國和法國。預計到2016年,這一數字將下滑至45%。伴隨而來的是快速發展經濟體份額的提升,預計將達到50%。
  換言之,這些國家將聯合起來成為評級服務的第一市場。從某種程度來說,世界信用評級集團致力於加強中俄兩國的經濟關係,因此具備很大的潛力。
  打破壟斷
  不是簡單遏制“三巨頭”
  要恢復一個競爭環境
  FW:目前國際上過多地依賴評級市場的三巨頭,中俄評級機構正式投入運作,是否將改變這一局面?
  扎伊採夫:我們的目的不是去影響任何人。我們的目標是去贏得我們的客戶和合作伙伴的信任。只有這樣,我們的觀點才會被其他同行註意。全球以往的經驗已經表明,消除壟斷能夠在各方利益體中獲得更多的信任,完成更為複雜的目標。
  各個評級機構不同評級方法和方式的競爭,將會為投資者提供新的思路,也從另一方面刺激了不同地區貿易和金融的往來。
  FW:那中俄評級機構的目標是什麼?
  扎伊採夫:對於中俄雙方而言,我們的目標並不是摧毀任何事情。簡單的禁止三巨頭的前進,或是在其前進的道路上設置障礙是無濟於事的。
  我們所要做的是發展我們自己的評級機構,恢復一個競爭環境,確保我們所有人都在一個水平級別上進行競爭。說得更簡單點,我們可以成為另一種選擇。一個評級代表了一個評級機構的觀點,市場上更大範圍的觀點能為投資者的政策決定提供更為平衡的抉擇。
  FW:未來的評級機構格局將如何變化?
  扎伊採夫:正如您所說的,打破三駕馬車的壟斷全球普遍存在,中俄的這種合作關係並非獨一無二。2013年9月,歐洲證券和市場管理局發佈報告指出了主權評級中的弊端。更早時候,歐洲試圖建立一個歐洲評級機構,作為三巨頭之外的選擇。這一機構的成本預計在3億歐元,只不過這一想法後來不幸流產。
  但是,相比上述這些嘗試模式,我們存在著根本的不同。首要也是最主要的是,我們的評級機構是基於與當地評級機構的伙伴關係而不是全球投資者,從這可以看出“世界信用評級集團”的巨大潛力。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數據,截至2016年,全球評級市場規模將擴大60%。未來十年,“世界信用評級集團”將占據該市場的30%甚至更多。
  未來合作
  大量外資涌入亞太中俄評估合作項目
  FW:從中國來看,為何需要一個評級機構為經濟項目服務?
  扎伊採夫:在我們看來,現在中國達到的社會和經濟發展水平,恰恰需要這樣的獨立機構為其消除在國際市場上產生的“壟斷刻板印象”。中俄聯合建立評級機構的作用,就是在這一過程中,在經濟和政治關係中促進一種更加不偏不倚的方式出現。
  隨著外商資金大量涌入亞太地區,我們相信在可預見的未來,對於投資者來說,這樣的方式是他們優先想要的。
  FW:中俄評級機構將在哪些方面展開合作?
  扎伊採夫:“世界信用評級集團”的建立目前已經到了最後階段。評級的方法已經形成,位於香港的總部也開始運作,目前正由當地的監管機構進行評審。此外,“世界信用評級集團”也已經和當地的評級機構和投資基金達成了伙伴關係的初步協議。
  假以時日,越來越多的國家機構成為我們的一員,加入我們的伙伴關係。值得註意的是,俄羅斯財長西盧安諾夫已經表明,我們所組建的評級機構被邀請評估中俄合作項目。
  西方評級機構三大巨頭
  ●標準普爾
  1860年創立
  全球18個辦事處及7個分支機構,員工總數超過5000人,分佈在19個國家
  ●穆迪
  1900年創立
  在全球有800名分析專家、1700多名助理分析員,在17個國家設有機構
  ●惠譽
  由約翰·惠譽於1913年創辦
  在全球設有40多個分支機構,擁有1100多名分析師
  本版文/記者 黎史翔
  製圖/劉江  (原標題:中俄聯手 欲破西方評級壟斷 聯合創建一家信用評級機構 打破西方偏見恢復競爭環境)
創作者介紹

弦子

ccfg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